第一章 導言

 

這一章簡單介詔一個能保持有真實性的討論平台。這個平台分成三層:最高一層是絕對的真象。真象是包含無限的特性的整體,所以我們是無法用語言來描述的。在現象界,這個真象會有不同的顯象。顯象分成兩層。第二層是描述有真實性的顯象,稱為實象。這些實象雖然不同,但是有整體性的,而且能反映出真象。第三層是物象層,亦即是語言的描述。我們可以從這三層的結構建立一個用語言描述真象的邏輯模型。

本書的目的是要尋求討論「人生意義J的邏輯。我們將在第二章和第三章討論常需要面對的二分法和時間的三分。這一章先介紹基本的邏輯思考概念。

我們是要描述一個真象(人生的意義)和它的顯象。如下圖所示,真象只有一個,但是我們在現象界會有多數不同顯象的領悟。我們就是要用語言來描述這些頷悟。因此我們把現象界分成實象層和物象層。

我們要把「人生的意義」當作一個真象(Reality),然後開始描述人生的意義,我們描述的工具是語言。因此我們必須設法暸解用語言來描述真象所需要的語言邏輯(Logic)。我們無法直接描述真象的整體感驗,但是我們可以領悟到這個真象的各種顯象(Manifestation)。

figure_1

 

《圖表 1》普通的邏輯模型

每個顯象代表我們對真象整體的領悟(Apprehension)。我們將稱這些顯象為實象(Actuality)。[1] 毎個顯象都反映出真象的整體特徵。我們通常是用自己意識中已經熟悉的物象(Object)來代表這些特徵。物象的概念是我們開始討論真象的基本共識,也就是我們的語言。每個實象必須是有整體性的,但是物象是分割的。所以每個實象都必須包含所有的物象才能是完整的。

物象層和實象層只是我們思考的兩種方法,必須是用相等的真實性。如何用語言來描述真象就是一個很基本的語言邏輯問題。實象和真象是含蓋相同的領域。為了分別起見,我們稱真象有一體性(Oneness)、而實象有整體性 (Wholeness)。

我們也可以用領域(Domain)的觀念來討論物象和實象的關係。每個真象有它的完整領域 (Whole Domain)。這個完整領域可分成許多的局部領域 (Partial Domain),每個局部領域由一個物象代表。每個實象都要包含所有的局部領域。

三層的描述

這個思考模型分成三層。每層用不同的方法來描述同一個真象。有意義的人生必須是完整和永恆的,所以我們所討論的各種概念都必須是完整的。[2]

「一」的境界

有意義的人生是「平安、有希望」的境界,道家稱之為自然、佛家稱之為湼槃、禪宗稱之為悟的境界。在哲學上,「完整的人生」就是「一」(Oneness) 的境界。在宗教上,完整就是「與神同在」;在心理學上,完整就是「自我實現」的境界。所以,「一」是人生的目的。我們的討論是以消除分裂的二分法而保持「一」是所有思考的原則。

《道德經》就是描述這種「一」的邏輯的例子。我們尋求的邏輯就是要遵守恆一原則(The Principle of Oneness)。

二分法

我們的思考都是建立在「二分法」的概念上,並且延伸至「三分法」或「多分法」。我們思考人生需要能保持完整的邏輯原則,才可避免產生糢糊或自我矛盾。我們常犯的錯誤是把物象當成真的。這是在討論人生的意義時中最常見的邏輯問題。我們用物象來描述實象。如果實象層和物象層不分清楚,邏輯就會混亂。例如肉體與靈魂、我與世界的二分法討論。

肉體與靈魂

我們常用肉體與靈魂來討論「人生」。在實象層中,有真實性的肉體與靈魂都應該是反映同一個真象,才能代表一個「人」。物象層的肉體和靈魂都不能真實地描述一個人。但是我們常把物象層中的肉體和靈魂當作兩個有真實性的概念,而產生無法解決的詭論。我們的論述必產生亞里士多德(Aristotle, 384 bce生)所說的分割謬誤(fallacy of division)。[3]

如何在二分法 (Dichotomy) 中保持真實性是哲學最基本的問題,也是亞里士多德 以來二千多年無法解決的「一與多」問題。笛卡爾(Descarte, 1596生)把人分成肉體與靈魂,却無法決解肉體與靈魂之間的關係。思考人生的意義時,我們必須把這兩層的描述分別清楚,才可以解決語言在描述真象的邏輯問題。

「我」與「世界」

對每個人而言,人生的意義是決定於「我與世界」或是「我與你」的關係。這也是一個基本的二分法。真正的人生是「我在世界」的意義。在物象層中,「我」與「世界」是分割的兩個物象,世界是與「我」分割的身外物。我對世界的觀察是用我與世界的互動關係來代表。在實象層,「我」和「世界」是融合在一起,而達到有真實性的境界。

實象中的我可以觀察我的世界,這是沒有分割的我,是有真實性的自我(Self) ,這才是有健全人格的我。這樣的人生才有意義,並且也有一個理想的世界(如伊甸園)。

兩諦論、三位一體

在二分法中,兩個實象會同時顯現出來而且是反映同一個真實。所以,這就是一種兩諦論。也如老子所說:「兩者同出、異名同謂」。同樣的道理,一個真象和兩個實象形成三位一體的結構。

時間的三分法

「時間」的觀念也直接影響到對人生意義的思考。時間是一個真象。我們習慣上用「過去、現在、將來」的三分法來討論時間,這是物象層的概念。「活在當下」必須是永恆的時間概念,才能顯出有意義的人生。我們不能以把物象的「現在」當做「當下」的意義。

概念與語言

當我們領悟出某些有真實性的特徵後,我們會用不同的物象來代表這些特徵。這些物象是我們日常已經熟悉的概念,並且有語言符號代表。

我們的思考常以物象為基礎,但是思考的對象是實象。物象和實象含蓋不同的領域,所以必須分別清楚。

物象概念與語言

物象只是方便的起點,代表我們現有的知識。這些物象都是我們從習俗慣例中累積出來的簡單概念,是社會的結構物(Social Construct) ,是用來溝通的方便工具。這些物象的概念可以用現有的語言來表示。

實象概念與語言

物象的組合唯一目的就是要能描述實象的所有特徵,但是 我們完全不知道物象之間應有的互動力。我們可以從實象應有的特性來決定物象間應有的關係。

物象互動的結果是:實象中的兩個物象會呈現出重壘狀態(Superposition)。毎個實象都是物象共同組成的混合概念 ,這種不定的干擾現象卻產生了永恆的實象。用語言對實象的描述必定糢糊不定。

真象是有機體

我們用一群物象來描述一個真象,這些物象是構成一個有機體(Organism)。這個有機體就是代表一個「一」的整體結構。

古老的「恆一原則」

用物象論述真象的原則自古就隠藏在東西哲學的論述中。我們可以從古希臘哲學、印度哲學、佛家哲學和心理學的分析法中看到同樣的原則。根據下面幾章的討論,我們可把物象和實象分別清楚,並且我們可經由《道德經》的分析來顯示出一個古老的原則,清楚地反映出用物象來論述真象的思考邏輯。我稱此邏輯原則為恆一原則 (The Principle of Oneness) 。

我們將用一個簡單的科學模型來描述這個原則,來建立一個明確的邏輯理論。這結論可以根除一個傳統邏輯的錯誤。我們尋回一個很重要的古老邏輯。亞里士多德的邏輯是: 「對的反面是錯的」,這是物象層的邏輯關係。但是,「恆一原則」的邏輯是:「對的反面是另外一個對的」,這是實象層的概念。在討論人生的意義時,這種互相尊重的邏輯是極為重要。

因此,在尋求人生的意義中,我們可以肯定自己的人生,同時也能尊重他人的人生。

結論

這一章簡單討論一個思考原則。下面兩章是用《道德經》的例子來詮釋這個原則。第二章談二分法。第三章談三分法。我們用二分法來討論「我與世界」的「空間」二分法,而用三分法來討論「過去、現在、將來」的「時間」三分法。這樣就有足够的邏輯基礎來談人生的意義。

[1]     老子在「道德經」中稱這種完整的概念為「恆名」。

[2]     真理是永恆的。在我們的討論中,「永恆」包括「變」及「不變」,而不只是「不變」。「恆」和「易」或「道」的概念一樣是整體的。

[3]     分割謬誤(Division Fallacy)是基於整體擁有某性質,而推論其中的部分或全部個體都具備該性質,這是一種以全概偏